“我说,我说,这位姑娘,有话好好说,我叫顾玄。”

顾玄听到眼前这位面具女子的话语后,惊恐的说道,他实在是怕了眼前这位一言不合就出手的面具女子。

但,他前五个世界所积累的力量还在他真灵内存放着,顾玄也很好奇眼前这四人到底为什么可以察觉到他的异常,因此他不如先假装束手就擒,然后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后,再逃脱这个恐怖的修仙门派。

顾玄这次真的是后悔的要死,夺舍哪个生灵不好?非要夺舍到一个修仙门派弟子的身上,结果还没有一个时辰,他就被逼迫的只能束手就擒,如果他可以选择的话,他宁愿永远不要穿越到修仙世界,太吓人了。

“这是怂了么?这位兄台先前不是很硬气么?”

哪吒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异界来客,笑着说道,他对于这位异界来客没有丝毫的同情,夺舍其他生灵,这种做法本就罪无可恕,根本不值得他同情。

“说出你的能力。”

林星晚看着眼前的异界来客,平静的说道,她之所以留这位异界来客一命,仅仅只是想要了解异界来客的手段,或者说,为了防范下一次再有异界来客随意夺舍太一剑宗弟子。

景公子和李公子不可能一直在太一剑宗待着,而她又察觉不出异界来客的异样,未来还得要靠她和魔剑祖师坐镇太一剑宗,因此她需要了解这些异界来客的手段。

“这位姑娘饶命啊,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我每一次死亡之后,都会在一个陌生的世界苏醒,我也很迷茫。”

顾玄听到眼前面具女子的话语后,无奈的说道,说实话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以穿越到其他世界,一直以来他也没有见过他拥有什么金手指,系统什么的。

他刚开始穿越的时候,也很慌张,不过时间长了以后,他就习惯了,或者说适应了,反正他可以追求那么多的女子,他又何乐而不为呢。

顾玄可不管他的穿越到底是偶然还是有什么存在戏弄他,他开心就好,至于其他的,听天由命吧。

景天看着眼前似乎已经认怂的异界来客,没有言语,眼中闪烁着无尽的幽光,直直的盯着眼前这位异界来客,在他看来,所有的异界来客都不可信。

事实如何,还是他自己去看吧,他可以看到其他生灵的因果,自然也可以看到这位异界来客身上的因果,追寻着这些因果的气息和来源,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知道的一切。

哪吒扫了一眼似乎正在施展什么手段的景天,想起之前听其他群员说起过的那些异界来客的来历,笑着说道。

“醉里挑灯看剑?”

“梦回吹角连营,你怎么知道这首诗?我知道了,你们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修仙者,老乡,我们是老乡。”

“一家人不打一家人,老乡,我终于见到你们了。”

原本正在思索如何逃脱的顾玄听到眼前那个小孩子说的那句诗后,瞬间恍然大悟,他这是碰到老乡了,顾玄惊喜的说道。

幸好他对于古诗词什么的还有些记忆,而且,顾玄也明白过来,原来眼前这四人都是穿越者,顾玄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来自同一个世界,但既然大家都是穿越者,就不要打打杀杀了。

和平相处不好么?再不济,他大不了就臣服于眼前这四人,大家都是老乡,肯定不可能再杀他,今日之仇,他一定会谨记于心,等有朝一日,他一定要让这位面具女子付出代价。

“原来是科技位面的生灵,只是不知道是否是诱饵?”

哪吒看着眼前这位异界来客答出了他所言诗句的下一句后,笑着说道,没有理会这位异界来客所言的老乡,一般而言异界来客都是科技位面的生灵。

而且,这位异界来客的气息,太过混杂,这很明显来自于类似张楚岚群员所在世界一样的科技位面,至于为什么可以这么轻而易举夺舍生灵,穿越其他世界,哪吒就不知晓了。

魔剑看着哪吒群员的举动,虽然有些好奇为什么哪吒群员可以判断出这位异界来客的来历,但还是在一旁静观其变,下一次若是再有异界来客的出现,可就要靠她了。

“老乡,什么诱饵?我真的不知道啊,放过我吧,哪怕为奴为婢,只求老乡可以放我一条生路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