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于这下就起身,往外边儿走去。才刚到门口,阿斐就打着雨伞推着于安过来了。大抵是因为昨晚发过烧的缘故,于安河一直在咳嗽。

宋于站在阴影中,他走近了才看到她。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,说道:“外面冷,怎么出来了?”

可不,秋风秋雨的来了。薄一点儿的外套已无法抵御秋风了。

门口的灯光暗黄,他的脸白得近乎透明。大抵是累了的缘故,他的眉心间一片疲倦。

宋于的心里滋味杂陈着,挤出了笑容来,说道:“还好,不是很冷。”

于安河又咳嗽了几声。

秦妈早就准备好了药,在阿斐接过于安河的外套挂在一旁后她就端着药走了过来。

于安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,但没有说什么,接过了药吞咽下。

晚餐已经做好了,宋于的已经吃过了。吃的人只有于安河。

长时间在吃药,已经将他的胃吃坏。加上带病的缘故,他的胃口并不好。只吃了很少的东西便让秦妈都撤了下去。

滴滴答答的雨声中于宅难得的宁静,秦妈送上了热茶来,袅袅的热气遮住了于安河俊美的脸。

窗子开了半扇,宋于侧头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外边儿,回过头来后视线落到了于安河的脸上。

于安河是察觉打了她的视线的,将茶杯搁了下来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宋于避开了他的视线,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后低低的问道:“您上次说的话,还算数吗?”

她微微的低下了头。

她虽是没有说明,但于安河却是知道她的意思的。只是他似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说这事儿,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时没有动。时间在突然之间变得漫长极了,过了大概有十几秒那么长的时间,他的目光落在了宋于的身上,说道:“明天让阿斐去替你把东西搬过来。”

这就是答应了。

明明是该松一口气儿的,宋于一时却有些怔怔的。不过只是那么一瞬,她就回过了神来,低低的说道:“谢谢于先生。”

话出去她已意识到了不妥,太过客气了。

好在于安河并未当成回事,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,说道:“以后不必那么客气。”

宋于应了一声是。

她以为她能做到坦然自若的,但却不能。她是不太自在的。倒是于安河和平常没什么两样。

晚些时候阿斐过来向他汇报事儿,他淡淡的吩咐他去将宋于的东西都搬过来。

阿斐倒是波澜不惊的,应了一句是后下去了。

宋于早在这边呆了不是一天两天了,她以为就算是搬过来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的。但却不是。

表面上虽是没什么变化,但底下的人对她的态度变了许多。更是恭敬。

她也仍旧去杂志社上班,只是上下班都有人接送。她本是想提出自己上下班的,但最终还是没有提。

搬去于宅的一个星期后,她正要下班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她原本以为是司机打来了电话,但拿出手机来,才发现电话是唐续打的。宋于看着上班儿的号码,没有接,搁在一旁任由手机响着。

手机响了几十秒之后自动挂断,但马上就响了起来。

宋于仍旧没有接,直接将手机关成了静音。

手机持续着一直亮了那么五六分钟,屏幕才暗了下去。已经是下班时间,办公室里的人陆陆续续的都已经走了,就只剩下宋于一个人在最后。

她并不急着下班,去茶水间泡了一杯茶,在窗边等着冷却后慢慢的喝了,这才收拾东西关灯关门下班。

今儿司机不知道是来晚了还是怎么的,并没有打电话。她到了楼下,刚要拿出手机来打电话,就见唐续拿着一支烟站在门口。

空中下着毛毛细雨,他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。见住宋于出来视线就落到了她的身上。

他脸上的神情淡极,但视线却那么紧紧的盯着宋于。

宋于没想到他会堵在门口,脚步微微的顿了顿,才走了过去。她并没有打招呼的打算,本是打算直接走过的。但刚要与唐续擦肩而过,她的手腕就被唐续给捏住了。

宋于没想到他会伸手抓住他,回头看向了他。

唐续脸上的神情仍旧是淡淡的,只是捏住宋于手腕的手一点点的加重力气。他的眼眸幽深冰冷,直直的锁住宋于,开口问道:“为什么要搬去于安河那边?”

他会问那么一句话,像是在意料之中,又像是在意料之外。宋于脸上的神情半点儿也不变,一点点的去挣开他的手。

但唐续捏得极紧,她完全挣不开。挣不开她也不再挣,抬头冷冷淡淡的对上唐续的视线,说道:“这和唐总好像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唐续那张神情淡淡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假笑来,将宋于的手腕握得更紧了些,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来,问道:“唐太太这是在挑战我的耐性吗?”

尽管他竭力的克制,但他仍是有些暴躁的。

宋于被他捏得生疼,不过她没有吭声儿。与他对视着,淡淡的说道:“唐总是不是记性不好。还是唐总需要我把离婚证给唐总看看?”

唐续这下忽然笑了起来,眯着眼睛看着宋于,说道:“你觉得凭那张纸你就能断绝和我的关系了?”

宋于这下看着他没有说话。用力的要挣开手,但唐续捏得紧紧的并不松开。

两人就那么僵持着。

宋于刚要说话,一道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宋小姐。”

司机是打着伞过来的,他是恭恭敬敬的。

宋于的身体微微的僵硬了起来,再次使劲儿的去甩唐续的手。

唐续仍旧不肯松开,她是恼火的,但有人在并不好发火,只是冷冷的看着他。

唐续是有些吊儿郎当的,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看向了司机。

司机微微的低着头,顿了顿之后接着说道:“于先生在车里等着您。”

于安河竟然也过来了,宋于的身体更僵得厉害。

这次唐续倒是主动的松开了她的手,唇角勾了勾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正好,我正打算拜访你们于先生。”

他说完不等宋于说什么,直接就往雨中。往不远处停着的车边走去。

唐续是混蛋的,宋于完全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。马上就要快步的跟上去。

但她还没跟上去,就被司机给拦住了。他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宋小姐请在这边稍等片刻。”

他这样儿,像是算到了唐续会去找于安河一般。不,这应该是于安河吩咐的。他已猜到唐续会去找他。

宋于硬生生的克制住了自己的脚步,就在原地站着。

大抵是知道于安河和唐续不会一时半会儿就说好,司机往边儿上的一家咖啡厅看了看,说道:“有点儿冷,宋小姐请到这边喝杯咖啡。

知道是于安河安排的,宋于没有说话,去了一旁的咖啡厅。她是怕于安河和唐续起争执的,进了咖啡厅坐下后见司机一直守着,便低低的说道:“不用管我,你去于先生那边吧。”

司机大概也是担心着于安河的,应了一句是之后很快便离开。

宋于坐的位置是靠窗的位置,蒙蒙的雨雾中只看得清车子的轮廓。虽是看不清,但她仍旧一直盯着那边。

时间过得缓慢极了,过了那么十几二十分钟之久,司机打着伞出现在了餐厅门口。

宋于不等他进来便站了起来,去结了账后便往外边儿。

车子仍在原地停着的,但却不见唐续的身影。宋于是想问什么的,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,随着司机走往车边。

司机替她打着伞,到了车边后拉开了车门。于安河是在后座坐着的,这会儿正闭着眼睛。听到开门的声音才睁开了眼睛来。牛牛中文网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