遥夜困倦,轻拍星月,将它们哄入温梦,缓缓放入天际床榻。红日未起,躲在被中,不舍舒适。

微光之下,一道身影从一片黑色的树林中冲了出来。他的头发凌乱,夹着落叶。锋眉上的额头溢汗,顺着冰冷的脸庞流下,滴打在脏破的长衣之上。后背稳稳的背着一名娇小的女孩,右手紧握墨色长刀,刀刃锋寒,只是染了些黑色的烟气升腾,看上去很是邪魅。

“呼…呼…”

净业背着笑儿站在原地重重的喘息着气儿,血色的眼瞳恢复黑色。他看着面前恢复正常的平原各处,火热的双腿有些颤抖。

笑儿听着净业沉重的呼吸,心疼极了。她是亲眼看着小和尚拼了命的从众多尸妖中将自己给带了出来,她也看到了小和尚挨了不少的拳头。而自己却是一点儿事也没有,甚至衣服都没有脏。

湿热着眼眸,笑儿从净业的身上下来,走到他的面前,看着他疲惫的样子,难过道:“小和尚…我…”

她想向自己的小和尚说一声对不起,但在她还没能开口说时,净业勉强的露出微笑,轻松道:“傻子,什么也别说了,我们能从这里面出来,真的很幸运。”

回想起刚才与上百尸妖厮杀,净业有些后怕,虽然动用了体内深处的力量,可以一刀斩杀凝修境修为的尸妖,但其中也有很多元脉境之上,甚至数个玄丹境的尸妖。激烈的厮杀时,他自己也被轰了很多拳,不过最终还是凭借手中的墨刀,杀出了一个缺口,这才拼了命般的跑了出来。

天空深蓝,笑儿望着净业,伸出玉手温柔的抹掉他额头上的汗水,为他露出绝美的一个笑容,没有再开口,只想让他好好休息。

鼓鼓疲惫的贴在笑儿的手臂上,小脑袋已经是抬不起来了,可怜巴巴的神情望着净业,很是安静。

最后的一道晚风吹过,远处的天地一线开始慢慢亮起,净业没想到自己竟然花了不到三个时辰,冲出了这片可怕又诡异的黑色妖林。

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灵力凝聚了一小团雷芒喂给鼓鼓,净业收起墨刀,看着面前的平原,向笑儿轻柔道:“前面不会再有如此恐怖的地方了,我们可以安心的走了,先去下面找一个好一点儿的地方,我们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笑儿没有在意净业身上的脏乱,用力的抱了一下他,小手握住他的大手,柔声道:“听你的。”

说罢,笑儿拉着净业向前走去。两个人还有一条小蛇,迎着渐明的光芒,向平原里的正常稀林走去。

来到平原之上,净业很快的找了一处安全平坦的地方,旋即和笑儿还有鼓鼓就地休息。鼓鼓趴在净业的头顶盘身昏睡,净业抱着笑儿,和她一同入眠。

当暖阳浮空,温光洒满大地,带着火热的清风,温柔的吹抚着靠在树干上休息的净业。

微微睁开眼睛,透过树叶的光柱打在他的肩头,有些烫热。净业一只手揉了揉眼睛,看着怀中还在昏睡的笑儿,没有发出声响。

“这妮子一定累坏了吧,昨夜妖林多次的变故,对她来说,恐怕实在难以忍受。”净业轻轻摸了摸笑儿的俏脸儿,心里暗暗说道。对于一名普通女孩来说,昨夜的那些经历,不只是会在心里萦绕很久,而且还会损耗她很多的心力。

“嗯…”

似乎是感受到了脸上的温柔触摸,笑儿发出了迷人的清呢,在净业的怀中动了动身子,这才缓缓睁开自己的美眸。

清爽的绿景映入眼帘,手下是结实温暖的胸膛,笑儿抬头看去,一张被阳光倾洒的俊秀面庞正在爱恋的看着自己。

“睡的怎么样,还累吗?”笑儿还未张口说话,净业温柔的声音帅率先响起。

扬起甜美微笑,笑儿向上挪动身子,伏在净业耳旁轻声吐息道:“嘻嘻,在小和尚的怀中,怎么可能睡的不好,这一觉感觉清除了昨夜所有的疲倦呢。”

“那就好,此时应该接近正午了,我记得前面有条河流,一会儿去哪儿洗一洗,给你抓条鱼吃。”感受着耳旁的酥痒,净业颔首,轻笑说道。只要笑儿没事就好了,他也不用担心什么。

“嗯…那你呢,你的身体怎么样,我看见你挨了好多拳。”对于净业给自己抓鱼吃,笑儿并没有或许在意,只是轻轻嗯了一声,便关心问道他的身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