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206年,建康七年,陶商平定西南之境,并令诸葛亮总督两川军政,其率领本部兵马返回了金陵城。

天下平定,太平之世到达,天下无人不雀跃,百姓无人不欢呼。

中原大地在经历了长达二十年的战乱之后,终于重新归于一统。

消息从西南传至关中,再从关中传至中原,从中原传至河北,荆州,徐州,金陵城……

举国同庆天下太平盛世!

陶商的兵马在返回到洛阳的时候,陶谦亲自出城迎接他。

父子俩相见之后,不由紧紧的握住了对方的手,四手相握,双目相对,两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陶应因为要照顾陶谦,所以也驱兵来了洛阳,这小子此刻站在旁边,一会看看陶谦,一会看看陶商,乐的合不拢嘴。

半晌之后……

“父亲,孩儿回来了。”

陶谦满意的点了点头,道:“回来了就好,回来了就好……吾儿,了不起啊,当真是了不起!为父很是以你为荣。”

陶商冲着陶谦长作一揖,道:“若非有父亲的提点和教导,孩儿也不可能建此功勋,孩儿不敢僭越平定天下之功,只能说,这是父亲,整个陶家,还有诸多忠臣义士共同努力的结果。”

陶谦满意的点了点头,笑道:“很好,很好……孩子,走,跟为父去一个地方。”

陶商闻言不由好奇,道:“父亲要领我去哪?”

陶应在一旁道:“父亲是不是要领大哥去城内新开的怡盈轩,那里孩儿已经去过了,无论是舞姬还是吟女,都是极好的……”

陶谦的脸色瞬时间变的有些发白,若不是四周有诸多三军将士,他真恨不能回头一脚踢死陶应。

陶商则是憋着笑,上下打量了一会陶应,低声道:“贤弟家有英武之妻,尚敢去这样的地界,这胆子着实是越来越大了,难不成回头不怕花児废了你?”

陶应闻言脸色一白,急忙四下瞅了瞅,道:“大哥休要声张出去,若是让家中那悍妇知道,我不死也得脱层皮。”

陶商感叹的出了口气,想当初陶应看中了凶悍的花児之时,陶商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陶应偏偏会喜欢她?

如今时过境迁,陶商似是看出,陶应的审美观念已经发生了变化,逐渐趋于正常人。

看来当年,他着实还是太小啊。

但很可惜,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,当年的年少轻狂之举所造成的后果已不可更改,可怜的孩子,这辈子只能算是栽在花児手里了。

“呜哇哈哈哈哈~!”随着一声爽朗的笑声,花児从城池里面出现,跟在她身后的,乃是许褚的妻子许氏憨娘,这两个女人一直留在洛阳,一面是照顾陶谦和陶应等人,一面也是负责镇守城池,以防不测。

“呜哇哈哈,恭喜丞相,贺喜丞相!平定天下,名垂青史,当真是功盖寰宇,受万人敬仰!”别看花児是南越之人,说起奉承话来倒也是头头是道。

陶商见花児的相貌和威势依旧是不减当年,不由很是同情的看了陶应一眼,接着拱手道:“一段时间不减,弟妹依旧是雄风不减当年,虎威犹在,当真是令人敬佩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