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宏毅忽然压低声音:“郑谦,别说我没提醒你,这一次听说是首长亲自下达的指令,你要好好表现,争取给首长们一个好印象,如果你的作品能在全军推广,就有很大几率获得每年一评的全军最受喜欢的军旅歌曲特别奖。除此之外,我还听说,总政宣传部那边,在今年年底向全军部队和社会各界下发通知,要广泛的征集一些表现战斗精神的队列歌曲,这对你们这种会作曲会写歌的文职干部来说,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是极大的好事,你也知道,在咱们文工团如果拿到一些文艺大奖,可以说是最快的晋升渠道了,兄弟,你可要好好把握住机会啊……”

郑谦仔细的听着,也是一阵激动,他连忙道谢。

看来这杨干事对自己也是非常有好感的,不然也不会主动告知这样的事情,要知道,对于创作者来说,拥有充足的时间去提前准备作品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。

特别是还能拿奖!

“你先别谢我,赶紧把作品写出来才是第一要事。”

杨宏毅笑着说:“这一次首长单独点你的名,我也很是意外,后来才知道你小子是《为了谁》的作者,这首歌特别好,我老爷子昨晚看《惊涛骇浪》的时候,都听哭了,今天接到通知,才知道原来你还能写军旅歌曲,魏叶红真是捡到宝了,能把你给招来,哈哈!”

“我什么风格都能驾驭。”

郑谦笑道:“我就是一块砖,只要党和国家用得到我,我这块砖随便搬!”

“行了,别贫了。”

杨宏毅说:“你赶紧搞你的创作吧,如果想要找灵感,可以来歌剧舞剧院,这个月月底端午节有慰问演出任务,已经有不少同事都来提前交流排练了,你来了跟我说一声,我带你认认人。”

“收到!”

郑谦笑道:“我明天一早就过去!”

挂断电话后,看到任馨和林茜茜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,郑谦两手一摊,故意道:“唉,团里亲自下达任务了,不过跟郭主任说的是一样的任务,让我写一首征兵入伍的宣传曲,还说写的好了,可以全军推广,然后还跟我颁个奖啥的,顺便提一提职位待遇……”

“我靠!”

林茜茜忍不了了,一下子跳了起来,恶狠狠的箍住郑谦的头颅,“老娘最看不惯你这臭显摆脸了,馨馨,给我揍他!”

“来啦来啦!”任馨笑嘻嘻的上前,帮忙束缚住郑谦的两只胳膊,让林茜茜好生欺负。

林茜茜在郑谦的头顶糟蹋了一遍后,后者悲愤大叫道:“茜姐,男女授受不亲你知道吗?你天天玩我的头,你万一玩坏了怎么办,谁负责!”

林茜茜一听,顿时便把郑谦推开,一脸嫌弃的说:“你的头这么大这么硬,我可负责不了!”

任馨都快笑岔气了,抱着林茜茜便是一阵哈哈大笑。

郑谦也绷不住笑了出来,只有林茜茜一脸茫然。

当天下午,郑谦推掉了一切事物,把领导们要求的征兵宣传曲给写了出来,晚上又加了个班,在录音室里把曲子也制作完成了。

第二天一早,郑谦便拿着伴奏和歌词,直奔歌剧舞剧院,准备在现场排练一下效果。

这首歌叫《当兵的人》,又称《咱当兵的人》。

他的声音很清亮,又是男高音,肺活量也强,唱这首歌抑扬顿挫,也是极有气势的,当然他还有其它不少军旅歌曲可用,但现阶段从流传度上来说,这首歌明显更加适合。

歌剧舞剧院是国家级的艺术剧院,旗下有两百多名演员,这些演员也基本上都是各大文工团的文职干部,所以自排练一些演出项目的时候,也是会用到这里的设施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